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博乐林

一个心灵的驿站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当过兵,参加过自卫反击战。后复退到东山县文化馆,负责《东山文艺》编辑出版和创作,现兼职国营文化企业经理。曾和台湾、香港外资企业合资当过企业老总。现为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、福建作家协会会员、福建戏剧家协会会员、漳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付主席、《东山文艺》编辑部主任。出版发表过长、中篇小说以及特写、散文、故事、戏曲等作品。作品多次获省级以上一、二、三等奖。2014年获4个省级奖、2个市级奖,是获奖最多的丰收年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故事:台湾飞来的阿爸 文:贵福  

2011-10-03 13:50:5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、

 

正是骄阳似火的炎夏,铜山县松林乡建筑队队长黄不平忽接到一封台湾的来信。黄不平接信在手,一脸的茫然,心想自己活到知天命之年还未有过台湾的亲戚和朋友,哪来的台湾信函?莫非同名同姓寄错了?再一看信封,明明写着“松林乡建筑队黄不平亲收”的字样,白纸黑字没错啊。建筑队只有他一个叫黄不平呀!既然没错,不如先拆开信看看内容和写信人是谁,也许就明白了。,黄不平想至此,便拆开了信,未读正文先看了一眼写信人的署名,只见署名处写着高大来。高大来?没听说过这个人啊?!他急匆匆地扫了扫信中的内容,心里更加莫名其妙了。寄信人竟说他的妻子叫黄亚仙,称黄不平是他的儿子。这就奇怪了,自己的尊重父亲早已去世多年,况且他姓高,我姓黄,牛头不对马嘴。再说母亲从来没提过自己还有一个父亲,可惜母亲一月前已去世,要不兴许还能问个子丑寅卯来。

怎么办呢?无缘无故,人家是不会指名道姓地认儿子的。为今之计,只有先到县台办查一下有没有高大来这个人再做道理。想到此,黄不平当即骑着摩托车来到县台办,呈上信,说明了情况,要求台办的工作人员协查。

县台办对本县的台胞属曾多次进行普查、造册登记。工作人员经仔细查阅,未曾查到有高大来这个人的名字和档案。

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?县台办的工作人员和黄不平都陷入了沉思之中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、

 

故事要倒回到1944年抗战期间。

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。拜过堂、闹过洞房的新郎林风涛和新娘黄亚仙刚进入温柔之乡,忽然被一犬吠声和枪声惊醒。紧接着是一阵紧似一阵的砸门声。林风涛霍地翻身而起,刚套上裤子,门已被砸开,夹风带雨地闯进几个国民党兵,不由分说的挟着林风涛,只听为首的那个军官说:“恭喜你当兵吃上皇粮饭了,带走!”说完一挥手,士兵们就推着林风涛出门而去了。

不久,有消息传回来说,林风涛被小日本的飞机炸死在九龙岭。黄亚仙一听当即昏倒林风涛的老娘经不住白发人哭黑发人的悲痛,一口气没顺过来,便撒手人世了。黄亚仙被乡邻救醒后大哭一场,悲痛欲绝,不得不认了自己的命苦。在乡邻的帮助下,料理完了林风涛母子两代人的后事,回娘家西山去了。

一年之后,黄亚仙在娘家父母的催促下,同逃丁到铜山打工的广东人高大来续上倒插门的姻缘,原想梅开二度,日子会过得顺当些。谁知不祸不单行,两人成亲不到三个月,高大来也被国民党抓了壮丁。临别时,黄亚仙泪流满脸,她哽咽着告诉高大来自己已怀上了他的骨肉,好歹要活着回来。高大来伤心欲绝地说:“想不到我高大来从广东逃到铜山还是逃不掉。孩子他娘,你千万要保重,孩子出生若是男的就起名叫不平,若是女的就叫苦苗吧!”高大来说着从怀中摸出一只血手环:“这只血手环是我娘临死之前交给我的,说是能避邪镇妖。今天你我夫妻一别,不知何时能再相见?!”说着把血手环锯成两截,把一截交给黄亚仙说:“孩子他娘你收好,手环什么时候重圆,那就是我们夫妻俩团圆的日子。”黄亚仙紧握着半个手环,还想说什么,但国民党兵早已不耐烦了,吆喝着把高大来推走了。

世事如棋局。高大来被抓走不久的一个风雨之夜里,黄亚仙正淌着泪水独自悲伤。前夫林风涛却突然地出现在眼前。黄亚仙愣怔之后,两人抱头大哭。良久,黄亚仙止泪问:“难道你被炸死的消息是误传?”林风涛道:“被小日本飞机轰炸是真的。幸亏后面的人把我压在身下,我才没死,只是受了点轻伤。后来我随军到了平潭,由于受伤未好,被安排在炊事班,我一直想逃回来,却苦于没机会。这次是借采货之机才逃回来的。亚仙,我们回家吧。”

黄亚仙一怔,暗忖:看来风涛还不知道我已另招高大来为婿之事。怎么办呢?再三思虑之后,黄亚仙流着泪讲述风涛娘先得知儿子被炸死的消息,经不住打击而死,接着自己无依无靠,不得不回娘家度日,再后来听凭父母做主,招高大来为婿,紧接着高大来又被抓了壮丁等经过和盘托出,哽咽着请求前夫林风涛原谅。

林风涛一惊一乍,如梦初醒,愣怔了一阵子才说:“这都是该死的小日本和国民党造成的,怪不得你。既然大来已被抓走,想回来也不容易。亚仙,今后你打算怎么办呢?”黄亚仙一听,又感动又愧疚,淌着泪水抽泣着说:“我已怀上他的骨肉,一个妇道人家,你说怎么办?”林风涛想了想说:“要不,我们先凑合着过,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。”黄亚仙摇摇头说:“这样的话,人家会怎么说我呢?还是等孩子生下来,再听听高大来的消息再说吧!”

林风涛虽不大情愿,但将心比心,还是同意了黄亚仙的意见。

半年后,黄亚仙生下了高大来的儿子。按风俗,倒插门的子孙应姓母姓,名字按的意思叫不平,孩子就叫黄不平。

又一年,有消息传来,高大来所在的部队在舟山群岛一带同小日本大战三天三夜,最后两军同归于尽了。

黄亚仙得知高大来伤亡消息后,天昏地暗地大哭了一场。守祭了一年后才同一直关心着她帮助着她的前夫林风涛破镜重圆。儿子黄不平虽非林风涛亲生,但他不计较这些,一直把他当亲生子一样呵护、抚养,直到黄不平长大成人,成家立业。而黄不平对继父也黄钟敬爱有加,对母亲的这段婚姻情况也不甚清楚。黄不平四十岁那年,林风涛因病去世。黄不平对往事更是无从得知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、三

 

且说高大来自被抓了壮丁后,随军转战闽浙,在舟山群岛一带同日本军进行了一场恶战,最后打得只剩下他和三连的一排长杨进来两人,找到部队后,不久就随军被送到台湾。这一切黄亚仙和林风涛又哪能知道呢?

解放后,由于海峡两岸人为的樊篱,加上文革期间的动乱,高大来一直无法同大陆亲人取得联系。妻子黄亚仙音信杳然,是死是活,他也无从知道。

大陆和台湾探亲解禁后,高大来得知铜山籍老排长杨进来要回铜山探亲,便委托他带上半截血手环,前往打听妻子黄亚仙的下落。

说来也巧,杨进来正是铜山松林乡人。回乡后,杨进来合家团圆,共叙离情别绪,谈话之间,提起高大来委托寻找妻子之事,他的孙媳妇黄夏香惊讶地说黄亚仙正是她的娘家奶奶。

杨进来大感意外,惊喜不已,自己竟和高大来做了几十年亲家而浑然不知,嘘唏之余忙哈哈黄夏香先勿张扬。他要约她奶奶亚仙出来说话。黄夏香应允,安排亚仙奶奶同杨进来见了面。

亲家见面,年迈的黄亚仙颤抖着双手捧过半截血手环之后,激动得不能自已,她万万没想到五十多年音信全无的丈夫高大来竟然还活在人间。当她确认了信物之后,更是老泪纵横。杨进来宽慰她一阵后说:“这就好了,回台湾时我就叫高老弟即刻回家乡,你们夫妻也该团圆了。不过……”杨进来欲言又止。黄亚仙拭了拭泪说:“杨大哥,有话尽管讲。”杨进来这才神秘兮兮地说:“在高小弟还没回来之前,这事最好先别声张,免得节外生枝。”黄亚仙点头道:“就依杨大哥的话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、四

 

杨进来返台后,立即告知了高大来此次探亲了解的一切情况。高大来听说妻儿还活着,激动得老泪纵横,说不清是喜是悲,又得知和杨进来已是亲家关系,又是一阵感叹。杨进来劝他早日返乡,高大来连连应诺,立即着手准备还乡探亲。

天有不测风云,正当高大来准备就绪即将启程前夕,却横遭车祸受伤住进了医院。眼看短时间内不能回大陆,他才写了一封平安信给了黄不平。更不幸的是,就在杨进来返台之后不久,黄亚仙由于悲喜交加,兴奋过度,突发心肌梗塞去世。

父辈的这一切遭遇黄不平自然是难知内情,加上他是搞建筑的,常年累月在外奔波,很少回家,家中的事件年代越久远,他知道得就越少了,难怪他接到台湾来信后竟是一头雾水。偏偏老母亲又遇上了心脏病突发去世。他回家有奔丧,也不知此前缘由,因此万般无奈,他只好按台湾来信的地址写了封回信。一个月后,在台湾住院的高大来回了信,回答了黄不平信中的猜疑和不解。黄不平看了来信,又从黄夏香那里合璧血手环,疑窦才渐渐解开,但他仍有一事不明,那就是高大来今年65岁而自己却已50岁了,按年龄推算,高大来是不可能生他这个儿子的,况且他姓高,自己姓黄,姓氏也对不上。直到高大来第二封信才解答了这个疑问。原来高大来到台湾后便退伍,为了生计,他去报考了一所学校,想读书就业,故意少报了5岁。至于姓氏问题,因为父亲是倒插门,黄不平按乡俗随母姓也是理所当然。疑窦全消,黄不平方知自己的身世。回想林风涛的养育之恩和生前视自己如亲生的种种爱意,不禁感激涕零,不能自已;想亲生父亲高大来几十年音信断绝,如今又伤病住院,更是感慨万千。

俗话说,海峡之水难以阻断骨肉的亲情,正是在中秋节前夕,黄不平接受了父亲邀请,偕同妻子飞往,台湾认父去了。

 

 注:此文发表在《故事林》杂志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0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