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博乐林

一个心灵的驿站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当过兵,参加过自卫反击战。后复退到东山县文化馆,负责《东山文艺》编辑出版和创作,现兼职国营文化企业经理。曾和台湾、香港外资企业合资当过企业老总。现为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、福建作家协会会员、福建戏剧家协会会员、漳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付主席、《东山文艺》编辑部主任。出版发表过长、中篇小说以及特写、散文、故事、戏曲等作品。作品多次获省级以上一、二、三等奖。2014年获4个省级奖、2个市级奖,是获奖最多的丰收年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小说: 不让妈妈当陪嫁 文:嵬符  

2011-10-06 15:47:2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

“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草窝好啊!”曾洁从海南打工回半月来,被浓浓的亲情包围着。儿孙们绕膝,子孝媳贤,一家人欢歌笑语,连久病卧床的老伴也大受感染,病情不由地也轻了几分。十二年了,整整十二年了!家中不曾有过这样合家团圆的热闹气氛。

十二年前,曾洁的老伴罗亚福因患瘫痪卧病在床,儿子罗大成又刚刚结婚不久,巨额的医药费和结婚时所借的债务使这个本来就不富裕的家庭,一下陷入了经济危机的困境;全家只靠罗大成在乡镇企业领那六七百元的工资维持着。正当全家为今后的生活和医药费发愁之际,曾洁的一个在海口打工的表叔回乡探亲,见此情景,想起老板曾托他在内地找一个保姆的事,当下问曾洁愿不愿去应试,如应试过关月薪一千二百元,还包吃包住。曾洁同老伴儿子商量后,觉得这是个机会,就随着表叔来到海口应试。

应试试用一月后,老板夫妇见曾洁吃苦耐劳,性情温顺,管教孩子有方,跟小女儿冯菲菲又投缘,就把她留了下来。谁知这一留就是十二年。十二年来曾洁每年只能回家一次,每次也只能在家住一个星期,真是离多聚少,老伴几次病重她也不能回来服侍照顾,只能在远离千里的它乡默默流泪祈告上苍。这期间,儿媳为罗家先后生了一男一女两个孙儿,她做奶奶的却一次也未能赶上。现在好了,一切都过去了。自从老板的千金冯小菲大学毕业后找了一个豪门子弟的夫婿,半月前小夫妻双双飞往新马泰旅游度蜜月去,冯家这才同意曾洁辞工回乡。

回家半月来,曾洁受到儿孙媳妇们关怀备致的孝敬,孙子孙女们也一口一个奶奶的叫个不停,乐得她成天合不上嘴。还是自家的草窝好啊!尽管在冯家的待遇还不错,吃的住的都是天堂般的生活,冯菲菲更是把她当亲妈般的看待,但缺少的正是这种亲情,何况富家有富家的许多不近人情的严明家规,半点含糊不得地。记得有一次,儿子罗大成到海口出差,顺便到冯家来看望她,冯家夫妇当面没说什么,过后却被女主人谴责一番,责怪她不该自作主张,随意把生人带进家门。天哪,她把我的儿子当成生人对待,当时她委屈地当场就流出了串串伤心的眼泪。事后她也明白了,这毕竟是别人的家啊!

半个月很快地过去了,曾洁的心头隐隐生出了一丝不安,这十几年来由于自己不在家,没能照顾好老伴,老伴除了旧病又患上了冠心病,每月的医药费都在千元以上,两个孙子们又都在读书,偏偏儿子一年前又因企业不景气下了岗,每月只领二百多元的生活费,家中仅靠儿媳摆个小摊维持着,如今又少了自己每月一千多元的工资,这个家折腾来折腾去还是摆脱不了经济危机,看来还得想办法找份事做才行啊。曾洁心里想着,可是自己毕竟已五十出头,除了自己熟悉的保姆工作以外还能做什么呢?她把心事向老伴说了,罗亚福重重地叹了口气:“都是我连累这个家,还不如让我死了算。”“看看,又来了不是,跟你商量事你却——”曾洁哽咽着说不下去。“那——那就在本地找份保姆工作好了。”罗亚福见状劝着。

“曾洁,电报。”正说着,门外有人大声喊着。曾洁出来一看是邮差,忙问:“是我的电报吗?哪里打来的?”“是海口来的。”邮差说着递过本子让曾洁签了字。曾洁接过电话看了一眼电文,一时楞住了。“什么电报?”罗亚福支起身子问。曾洁就把电报给了他。

罗亚福看过电报,吼了一声:“不去,简直岂有此理!”

这时,儿子儿媳也相继回来,看了电文后也大怒不已:“这不是明摆着陪嫁吗?冯家也太欺负人啦,不能去!”原来电文的大意是:冯小菲蜜月回来知道父母辞退了曾洁后,哭闹着大发雷霆,要父母请曾洁回来,因为她已习惯了曾洁那无微不至的呵护和细心地照料,也舍不得曾洁那十几年来如慈母般的感情。她愿意出二千元的高薪把曾洁接到夫家继续伺候她。

“妈,你可不能答应她们啊,你都伺候她们十几年啦,也该好好在家伺侯伺侯爸爸啊”!罗大成说着眼泪都快掉下来“再说,我们也丢不起这个人,别人知道了,会怎么说儿子?人家会说儿子为了钱,把妈都陪嫁出去了。”“是呀,妈。”儿媳叶小妹也劝着“妈,你都五十多岁了,这十几年来长期一个人在外,也够辛苦啦,该好好在家休息休息,让媳妇好好地伺侯你老了。”曾洁听着听着,一阵暖流涌上心头,多好的儿子多贤慧的媳妇呀。

“可是可是……二千元呀,二千元可以帮这个家渡过经济危机呀“!曾洁喃喃地说。“别说二千元,就是再多也不能去呀,那是变相陪嫁啊,妈!”罗大成扶着母亲的肩膀说:“钱我会想办法去赚的,可妈——我是赚不来的,你明白吗?妈,我求求你了。”罗大成说着就要下跪。曾洁见状忙扶起儿子,哽咽着说:“妈也不想呀,妈何曾不想好好和家人在一块热热闹闹,好好伺侯你父亲和我的亲孙们,可是……”

“没什么可是的,工作我已经找得差不多了,兴许过几天就能上班了。妈,你还是断了这个念头吧。我这就去落实工作的事。”罗大成说着冲出门去。

过了几天,罗大成兴冲冲地闯进门来手里举着一本烫着金字的红本本喊着:“爸,妈,我的工作落实了,明天就上班,你们看。”曾洁接过一看,是一本聘请书,聘请书上写着聘请罗大成为一家工厂的业务员,月薪一千元,外加业务抽成。“太好了”!叶小妹高兴地说“妈,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?”曾洁也高兴地说:“高兴高兴,有你们这份孝心,妈比什么都高兴放心。”放心吧,妈,儿子再也不会让你为这个家操心了,也不会让你一人出去受苦,你就安心地在家享受晚年吧。“罗大成得意地说着。

不让妈妈当陪嫁保姆的风波本来就这样过去了,谁知几天后小孙女的一句话风波又重起。

那日,曾洁去幼儿园接六岁的小孙女雯雯,半路上,小孙女雯雯搂着曾洁,把小嘴巴附在她的耳边神密地说:“奶奶,我告诉你一个秘密。”曾洁笑着说:“哟,我的小雯雯还会有秘密呀?”小雯雯认真地说:“我说了,奶奶不许对我爸说是我告诉你的。”“哟,还挺秘密的,好吧,说说什么秘密?”“奶奶先勾勾,我再说。”小雯雯说着伸出小指头。曾洁笑得前仰后合地说:“好,勾勾就勾勾,一百年不变,行了吧?”说着拉过小雯雯的小手勾了勾。小雯雯这才悄声地说:“奶奶,爸爸那本聘请书是假的。”“什么?雯雯你说什么是假的?”曾洁一听,脸色为之一变。“奶奶,爸爸那本证书是路边买的,请人印上字的。”“这……这是真的,你怎么知道的?”曾洁拉着小雯问。小雯眯着眼睛说:“那天我假装睡觉,听爸爸跟妈妈说要想留住妈妈,只能做一回骗子了。

曾洁听着听着眼泪就禁不住地流了下来。她什么都明白了,儿子儿媳为了不让她出去受苦受累,夫妻俩合伙唱了一出双簧戏,真是用心良苦啊!小雯雯一看奶奶流泪,惊得叫了起来:“奶奶,奶奶你怎么哭啦?”“没有啊,奶奶这是让风沙刮进眼睛啦。”曾洁忙拭泪说。“奶奶骗人,奶奶别伤心啦,我爸妈说了这都是为奶奶好,奶奶不要怪我爸妈好吗?”“好孙女,奶奶高兴都来不及,哪里会怪你爸妈呢。”

回到家,曾洁忍不住地把小孙女的话告诉了罗亚福。罗亚福听后也动了情,老夫妻都为有这样的儿子和媳妇感到欣慰的同时,决心再帮儿子一把,为了这个家,曾洁决定再到海口去当五年保姆,等家庭经济危机过去后再回来颐养天年。

夫妇俩商量好了,决定暂时瞒着儿子媳妇,等曾洁到了海口以后,再由罗亚福亲口告诉他们,以免儿子媳妇劝着不放。

第二天,趁着儿子媳妇都出门做事,孙子们去上学之机,曾洁含泪告别了丈夫,悄悄地上了回海口的列车。

当罗大成夫妻知道这消息时,曾洁已平安地到达海口。罗大成和叶小妹当下就跪倒在地,望着海口的方向声泪俱下地喊着:“妈!……”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7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