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博乐林

一个心灵的驿站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当过兵,参加过自卫反击战。后复退到东山县文化馆,负责《东山文艺》编辑出版和创作,现兼职国营文化企业经理。曾和台湾、香港外资企业合资当过企业老总。现为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、福建作家协会会员、福建戏剧家协会会员、漳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付主席、《东山文艺》编辑部主任。出版发表过长、中篇小说以及特写、散文、故事、戏曲等作品。作品多次获省级以上一、二、三等奖。2014年获4个省级奖、2个市级奖,是获奖最多的丰收年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邱蒙舍巧斩知县  

2013-06-15 17:00:5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说明:本故事已发表在<九龙江的传说>(海峡文艺出版社出版)后被多家书刊转载.  


 

从前,东山岛上有一对美貌恩爱的夫妻,男的叫谢生,女的叫慧姐.夫妻俩男耕女织,日子过得倒也美满。谁知有一天,谢生要下地时,妻子送他出门,恰好被一个名叫崔化的无赖泼皮碰见。崔化看见慧姐这般容貌,顿起不良之心,想着若把她送给县太爷,兴许能讨个一官半职呢。这样想着,便往县衙走去 。

知县是个酒色之徒,一听有此漂亮的女子,就动心了,当下便令崔化带衙役往谢家去。此时谢生下地尚未回家,慧姐被如狼似虎的衙役拖住塞进花轿。等到谢生回来已是人去屋空了。他一急之下,操起一把斧头就要去县衙拼命,好心的邻居们把他劝住了。

这当儿,忽见一个武俠打扮的人分开人群走了过来。此人就是在闽南沿海一带享有盛名机智诙谐、放任不羁的邱蒙舍。邱蒙舍问明情由,略加思索一下,便俯耳向谢生说了些什么,然后便匆匆而去。

话分两头。且说慧姐自被抢进县衙之后,茶水不思,终日啼泣,见了知县就骂。知县便叫崔化前来帮劝。那崔化不知羞耻,上前劝道:“娘子,你怎么这般不识抬举,我崔某也是羡慕你容貌出众,有点怜香惜玉才介绍给县太爷的.如今你从一个村妇成为知县太太,如此荣耀天下有几?要是我,恨不得叫声爹才好呢”。话音刚落,只听啪啪的几声脆响,脸上就挨了慧姐几个耳光。崔化捂着腮帮 刚要发作,外面忽地传来一阵吵闹声。知县忙叫人去查看,回报说是一个叫谢生的在外面吵着要见妻子。知县一听,正待回绝,却听慧姐说:“若能见我夫一面,虽死亦甘愿”。知县一听,暗想连死都甘愿,那成亲就更没问题了。知县想着便答应给他一个时辰与夫会晤。

且说谢生依着邱蒙舍的主意,闹着上衙门会妻.夫妻一见,免不得抱头痛哭一番。良久,谢生才将来意如此这般地说了一番,并再三叮咛慧姐该笑时才笑,不该笑时千万别笑,以免误了大事。慧姐点头应喏,谢生含泪离去。

谢生走后,那知县进来想要搂抱慧姐。慧姐机灵地闪到一边说:“若要我从你,需依我一件事”。知县忙问哪一件?慧姐说:“能将我逗笑即可”。知县心想:这有何难?便答应下来。

次日,三通鼓过,知县升堂毕,请出慧姐。知县看了慧姐一眼,朝堂下一挥手,只见从屏后走出一队跛脚的人跳起跛脚舞,那样子实在丑陋滑稽,惹得堂上的人大笑不止。然而,慧姐的脸却冷若冰霜。知县一见这招不灵,忙又呼叫下一个节目。随声从后堂又出来一队头系方巾的人,这些人到了堂上,扮鬼脸做鬼相,丑态百出地跳了起来,跳到热闹处不约而同地掀掉了方巾,哗地一下引起满堂大笑。你道为何?原来这些人都是秃子,而且头上都有疮痂子,象绘了图案,要多滑稽有多滑稽。知县再看那慧姐时却依然一脸冷漠,一点表情也没有。

话休烦絮,且说那知县一心想博慧姐一笑,用尽各种办法就是未能如愿,失望之余,有些恼火.慧姐见时机已到,这才开口说:“何不张榜招贤?”知县一听有理,忙叫人张榜招。.榜刚贴出,邱蒙舍就上前揭下。他一身磨剪刀的打扮,短袖坎肩,肩上还扛着磨刀架。看榜的衙役见有人揭榜,立即带人回报。此时日已西沉,夜幕徐徐降临。知县听报,立时令人掌灯升堂,传令揭榜人上堂。邱蒙舍应声而到。知县打量他一眼,问:“你用何法子能引美人发笑?”邱蒙舍说道:“小民磨剪刀”。知县半信半疑地说:“那你就磨来,如果有效,本县重重有偿,如若不然,小心你的狗命!”邱蒙舍看看左右说:“小民磨剪刀有个忌讳,人多了磨不灵。”知县听说,叫左右下堂候着。邱蒙舍看了慧姐一眼就磨起了剪刀。谁知刚磨了几下,那慧姐果然咯咯地笑了起来。知县一见,心中大悦。好奇地走下堂来,抢过剪刀就学着磨起来。谁知慧姐又不笑了。知县一怔,不解地问邱蒙舍为什么?邱蒙舍指指自已的衣服说:“你没换上我的衣服当然不行。”那知县一听恍然大悟,忙脱下官袍,摘下官帽,换上邱蒙舍的衣巾就磨起来。再看慧姐时,慧姐果然又咯咯地笑了起来,美极了。这一来,知县磨得更起劲了。说时迟来时快,就在知县磨刀之时,邱蒙舍飞快地换上官服官帽,吹灭了大堂的长明灯,转身奔向案桌,将惊堂木一拍:“来人!”衙役应声而出。邱蒙舍学着知县的口气喝道:“这个磨刀匠竟敢跑到公堂来调戏本县的美人,罪该万死!左右,与我拉下去斩了!”衙役见他身着官服官帽,加上灯光昏不明看不清,以为他就是真知县,即时答应一声,如狼似虎地把个真知县架下堂去。那知县一时竟被弄得昏头转向,连话都说不出来,直到刀斧手举起屠刀的时候,他才醒过神来,忙大叫:“住手,本县是……”没容他说完,刀到之处,头已落地。

邱蒙舍见人已架下去砍了,忙传令崔化上堂。那崔化上得堂来,只听邱蒙舍喝道:“你这奴才,为非作歹,伤天害理,天理难容,看刀!”那崔化未及回话,刀光闪处,早已一命归天。

慧姐在一旁见事已闹大了,一时吓得脸色如土,不知如何是好。只听邱蒙舍道:“不用害怕,我已叫你老公在城外接你。趁此时月黑风高,我送你出城去。”慧姐犹豫地说:“能出得去?”邱蒙舍指指身上的官服:“你忘了,我还是七品县太爷呢”慧姐一听恍然大悟,忙跟着这位假冒的县太爷堂堂皇皇地走出公堂。

这时城外,谢生早已驾车等待多时。当下谢生正想要说什么,邱蒙舍忙道:“此时不是说话之时,此地也不是长留之地,你们还是远走高飞吧。”谢生和慧姐同时说道:“那恩人你呢?”邱蒙舍笑笑说:“我自有去处,你们快走吧”说完,一扬马鞭,马车就飞快地绝尘而去。邱蒙舍转身往城里走去,口里说着:“我得给他们一个交代   ”。     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6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